依托信息化平台实施预算执行动态监控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8-19 20:47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在清洁能源推广利用方面,部分项目资金被违规使用。其中闲置、滞留资金3.42亿元;1861万元配套资金未到位;房山等4个区县挪用资金250万元,用于发放人员工资、购置办公设备等。

市轨道交通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同意按照审计意见调减相关建设成本。其他问题正在整改。

市财政局针对有关问题正在继续强化绩效管理,依托信息化平台实施预算执行动态监控,加大对专项资金使用的跟踪检查力度。

昨日,市审计局局长吴素芳向市人大常委会报告了本市2013年度市级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情况。审计发现了一些部门预算不规范、部分项目绩效目标未完成、个别资金违规使用等问题。如有建设单位将1.8亿元公共租赁住房建设资金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;11个部门虚报人员和办公用房面积,多申领财政资金550万元;28个部门涉及以拨列支、虚列支出1.16亿元等。

审计发现在市级公共财政预算中的项目预算绩效管理不到位。2013年城市道路养护工程、城市道路疏堵工程、节能减排及大气污染市级补助资金共涉及86个项目。其中13个项目支出预算不细化,涉及资金13.29亿元;46个项目绩效目标不明确,涉及资金20.94亿元。

公用经费预算审批存在不严格的情况。其中检查40个部门预算编报情况后发现,在45个项目支出预算中批复了应该由公用经费保障的办公费、培训费等支出,涉及资金5375万元。

京华时报:注意到去年报告没有点违规单位的名称,今年个别点名了,但是范围不大,会不会继续突破?

轨道交通房山线被查出工程建设成本不实。由于部分工程量计算不准确、综合单价计价不合理以及超范围拆迁等原因,造成工程结算价款不实。审计核减建设资金4.22亿元,其中审减工程建设和其他费用4793万元;审减征地拆迁补偿费用3.74亿元。

李拥军:实际上这些问题确实会出现一定的反复。由于审计力量和时间有限,不可能每个单位都能每年审一轮,审计没办法做到百分之百全覆盖,我们会选取其中30%到40%进行审计。对于经常重复出现的问题和重点单位,会重复审计,我们有一个滚动审计计划,有的单位可能是5年一审,有的单位3年一审,有的可能是年年都审。

今年本市加强了对高校科研经费、清洁能源等专项资金,以及社会保障、城市运行等重点工程的审计。针对审计出的问题,市政府专门部署整改工作,有关部门和单位共制定整改工作方案71个,采纳审计意见和建议277条,建立健全规章制度109项,采取归还原渠道、调整账目等方式整改资金29.43亿元。

京华时报:与去年审计发现133场会议存在违规现象相比,今年只有5场会议未在定点场所,是什么原因?

李拥军:今年总体的审计报告在向人大报告时,对于一些违规的单位进行了点名。同时,审计部门还向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提交了38个部门的单项审计报告,经过人大常委会审议后,会在9月底或10月初在审计局的官方网站上向社会公布,具体的审计情况都会披露。今后,审计公开的力度还会越来越大,报告反映的内容也会越来越多。

部分科研经费支出违规。9所高校29个项目超预算范围支出255万元;北京建筑大学、北方工业大学、北京工商大学3所高校转移套取科研资金350万元,其中个别课题负责人存在私存私放项目经费问题。

部分项目资金违规使用或闲置。建设单位将1.8亿元廉租住房保障金用于偿还商业贷款,将1.8亿元公共租赁住房建设资金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;3个区1.38亿元公租房专项补助资金闲置时间超过2年。

针对审计提出的问题,市农委、市发改委等部门对全市清洁能源项目进行了全面调查,其他相关问题正在整改。

李拥军(市审计局副局长):市政府很重视这个问题,去年审计发现问题后进行了专项检查,在这个检查过程中,很多单位都进行了整改。尤其是中央三令五申“四风问题”遵守“八项规定”后,一些部门在这方面更加重视,确实严格按照规定执行。因此,此次审计时发现这方面的问题大幅减少。

针对上述保障性安居工程问题,市住建委等部门积极整改,19个项目补齐相关手续,取消部分家庭保障资格,收回违规享受的保障房,取消了不属于棚户区改造的项目。其他问题正在整改中。

针对审计提出的问题,市教委下发了《落实科研经费管理使用审计意见的通知》,3所高校完善了项目资金管理和验收等方面的8项制度。已收回北京建筑大学36万资金并上交财政,收回北方工业大学0.44万元资金,对6名相关责任人给予了行政处分。其他问题正在整改。

在保障性安居工程方面,部分项目工程建设管理不规范。9个项目未进行公开招标,或者先施工后补办招标手续;12个区县131个项目未办理规划许可等基本建设手续;4个区县9个项目土地供应审批手续不齐全;3个区县696套房源面积超标;3个区县8个项目被扩大建设范围,列入了当年棚户区改造任务。

京华时报:很多问题年年审,年年有,怎么办?对于问题特别多的单位,会不会重复审计?

保障性住房退出机制执行也不够严格。市本级和3个区县141名人员由于原申请人死亡或家庭收入超标等原因,不再符合享受保障性住房待遇的条件,但未退出保障范围,影响了其他被保障对象及时安置。